當前位置: 首頁 >> 過濾設備

碳交易試點方興未艾電力行業機遇挑戰并存

2019-08-11 0人讀過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2年要進一步開展碳排放和排污權交易試點。

  上海市于 月9日出台了《上海市節能和應對氣候變化“十二五”規劃》,廣東省也積極響應号召,對碳排放下降指标有了初步方案,天津市近日也召開“天津市碳交易市場管理辦法研讨會”,北京市則于 月28日舉行了碳交易試點啟動儀式。随着各地對碳交易體系建立的紛紛響應,碳交易試點的建設工作已在我國緊鑼密鼓地開拔了。

  國家發展改革委在公開信息中明确要求,201 年底在試點省市啟動碳交易市場,2015年建成全國性市場。而目前我國僅有少量的自願碳減排交易和與發達國家開展的一些CDM交易。碳交易試點的建設尚在方案研讨階段,時間緊、底子薄, 年建成碳交易市場的難度可見一斑。電力行業是碳排放大戶,其行業碳排放已占全國的40%左右,是我國節能減排的重要領域,未來碳交易市場的建立對電力行業的影響意義深遠。

  試點先行三大難題有待解決

  作為促進節能減排而實行的一種配額交易,碳交易的基本模式是低排放企業把節約下來的碳排放額度出售給高排放的企業形成利潤,同時使高排放企業形成成本,從而刺激碳排放量的整體下降,實現節能減排。目前,我國着手在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廣東、湖北、深圳建立碳交易試點,這一舉措将碳交易推向實質性進展階段。

  國家發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姜可隽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碳交易在我國如何做,還沒有進行深入的實地研究,這需要理論與實際充分結合,而目前研究僅停留在理論層面,所以我國設定了7個碳交易試點,主要是為了摸清各個地區碳交易的基礎如何,以及具體到每個省份怎樣可以實現平穩過渡。”他預計,我國未來的大趨勢與歐盟相一緻,會逐步形成一個全國統一的碳交易體系。

  我國碳交易體系尚未成型,将來與國際碳交易市場能否一緻,目前沒有确切說法,在問及我國碳交易試點建設與國外差别時,國能源研究院企業戰略研究所副所長馬莉表示,根據各省市自身實際情況制定試點方案是中心思想,未來可能采取國際主流的“總量控制與交易(Cap-and-Trade)”進行交易,也可能采取自願減排交易為主、因地制宜進行形式創新為輔的運行模式。

  碳交易試點工作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它的建設牽涉政府、企業、消費者等大量複雜的利益主體,可能影響企業的競争力、當地的經濟發展、物價水平等等。同時,試點在我國是第一次嘗試,缺乏經驗會把困難放大。通過研究分析,現在擺在我國碳交易試點面前有三大難題:一是如何測算并确定溫室氣體排放總量,二是如何分配溫室氣體排放指标,三是交易機制的建立。

  馬莉表示,如何測算排放總量是件很困難的事,因為測算離不開數據,而數據牽涉各方利益,其真實性有待考量,同時交易主體如何确定也很困難。姜可隽則對馬莉的說法進行了補充:“總量目标的确定離不開企業提供的排放數據。而由于排放數據影響到企業的貿易成本和交易成本,所以真實性難以保證。最難的是弄虛作假後難以核實。而測算究竟排放了多少碳則複雜得多,上報預算可能存在較大水 分,直接影響排放總量的計算。”另外,交易主體的确定也非常複雜,它包括交易主體的數量規模、行業種類、參與标準、履約等諸多方面。總之,确定交易總量和交易主體是一項複雜的工作,需要經過多方努力才能實現。

  “碳交易試點面臨的第二個困難是排放指标的分配。采取什麼樣的模式和路徑分配排放指标?就需要深入探讨。”馬莉介紹,“一般有配額的免費發放和利用市場機制分配這兩種形式。是徹底采用一種方式,還是先用一種過渡再用另一種,還是兩種同時混合使用?如果是分階段實施,階段又該如何劃分?這些都需要進行研究。排放指标的分配辦法應該既有利于促進企業減排,又不損害企業參與碳交易的積極性,要做到兩全其美又談何容易。”最後一個難點是交易機制的确定。主要包括價格機制、懲罰機制、抵消機制等。

  其中,價格機制是核心。姜可隽認為:“做碳交易可能會沖擊到當地的物價,因為所有的排放都有成本,這可能會導緻整體成本上升,進而物價水平可能會上漲。而目前實施碳交易的各個地區,地方發改委把對它的研究放在氣候上,對價格方面沒有任何探讨,這些問題如何協調也需要納入我們的視野。”

  碳交易電力行業機遇與挑戰并存

  由于電力行業是碳排放的大戶,而且實現電力企業排放“可測量、可報告、可核實”的基礎條件較好。因此,電力行業進入碳交易體系的趨勢是顯而易見的。馬莉認為,電力行業進入碳交易體系既是機遇也是挑戰。談到機遇,馬莉解釋道:“通過碳交易市場的激勵作用,能夠進一步促進電力行業清潔能源的發展,提高能效、降低能耗,提供更加安全可靠、清潔環保的電力。同時它會推動智能電技術、潔淨煤技術、新能源發電技術等低碳電力技術的研發和推廣應用。從企業内部來說,也有利于推動企業的管理創新,不斷适應經濟社會低碳轉型和碳市場競争的需要。”電力企業參與碳交易也面臨着挑戰。

  馬莉表示,從長遠看,碳交易試點有助于電力企業降低減排成本,但短期内可能使電力企業的成本增加。首先是發電企業,由于我國現在處在經濟增長階段,電力需求量會導緻更多排放。為完成碳排放約束指标,同時保證電力供應,發電企業需要通過采取清潔能源發電技術、碳捕集技術等降低自身碳排放,或者通過碳交易實現減排目标。這些都會增加發電企業的運行成本。發電企業目前已經處在高負債和虧損的困境中,成本的增加無疑将加重負擔,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需要費些腦筋。

  同時,碳交易也會影響到電企業。

  碳交易提升火力發電廠的上電價,這部分成本将傳導給電企業。電企業或者内部消化這部分成本,或者傳導給電力消費者,整個電力産業鍊将會因電廠被納入交易體系而受到影響。要保證價格機制的傳導順暢,保證行業平穩過渡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

  至于如何解決價格傳導的問題,姜可隽認為,調整碳稅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向高排放的企業征收碳稅,減少低排放企業的增值稅和其他稅項,這樣就可以維持稅收中性,以免對高排放企業征收碳稅後将價格傳導至消費終端。

  (來源:互聯)

  産後可以遊泳減肥瘦身

  11個月寶寶發燒

  小孩發燒40度

5歲小孩不愛吃飯怎麼辦
小兒氨酚烷胺顆粒一日幾次
一周歲寶寶消化不良怎麼辦